六合图库管家婆|六合图库彩色看图区
莆田:今天:
投稿信箱
收藏本站
當前位置:首頁 > 仙游新聞網> 社會
仙游邊界行:東許筑巢迎鳳來(圖)
2015-05-21 09:09:32??來源:仙游今報  責任編輯:黃妍  

    開車到市區或到縣城都只要20分鐘,這個市級生態村因為其地理優勢加上近年來村居環境不斷改善,吸引了在外打拼的村民回鄉創業,也吸引了外地企業入村發展——

  圖為精雕細琢大型佛像。

圖為留住不遠處的新村規劃區。

圖為莆田學院新聞專業學生在認真采訪。

  5月15日,迎著初夏燦爛的陽光,“仙游邊界行”大型系列采訪組一行來到了第42站——蓋尾鎮東許村,此次與今報記者同行的還有莆田學院閩臺新聞班的17位師生。五月的仙游,暑氣漸逼,新聞學子參與實踐的心情也如驕陽般熱烈,在東許村的田間地頭,男生的鴨舌帽、女生的花洋傘形成了一道別樣的風景。
  東許村位于仙游縣東北部,木蘭溪北畔,距離仙游縣城17公里,距離莆田市區22公里,東與城廂區華亭鎮澗口村毗鄰,西與星莊村接壤,南與斜尾村交界,北連后井村,連成一片盆地。全村有8個自然村,21個村民小組,總人口共計3350人,分布有石、陳、黃、楊、吳、林、卓七個大姓。轄區內山地面積2000余畝,耕地910畝,過去村民多以務農為生,除了靠特產龍眼發家致富,還大面積種植龍眼樹苗。近些年龍眼市場不景氣,村民開始走上外出謀生的路子,有的在外開加油站,有的開面包廠,更有憑借一身好手藝在外闖出一片天地后回來帶領鄉親共同致富的鄉土企業家。
  東許村黨支部書記林玉鎮告訴記者,作為蓋尾鎮和華亭鎮的邊界村,東許村有著天然的地理優勢,該村臨近瀨榜路,交通便捷,算得上是蓋尾鎮的東大門。近年來,東許村不斷努力打造宜居的生態環境,集資合力鋪設水泥村道,改善交通條件,著手整治垃圾清理工作,保持環境整潔,并在全村范圍內安裝監控63處,維護全村治安。越來越好的村居環境也吸引了在外創業的村民回家辦廠子,帶動村民就業,更有外地商人在村里承包了大面積農田,建起生態種植基地。
  “從我們村開車到莆田市區只要20分鐘,去仙游縣城也只要20分鐘,交通方便,再加上如今村里的居住環境越來越好,所有我才把廠子搬到了村里來。”和記者交談的是東許村宏福工藝廠的老板石玉坤。年輕時,敢拼敢闖的石玉坤跑到莆田拜工藝大師閔國霖為師,開始學習雕刻工藝,不久后便在莆田租房開設工廠,2008年,石玉坤把自己家的7層樓房改造成木雕生產基地,帶動村民一起創業致富。打胚、出胚,修光,磨光,在木屑飛揚的廠房里,十多個師傅正有條不紊地操作各道工序,最終完成的木雕佛像、古典家具將銷往全國各地。石玉坤現為莆田工藝美術協會常務理事,作為工藝美術大師的他也為村里培養了許多工藝師傅,這些人憑借雕刻手藝,有的在外成為技術骨干,有的也開始獨自辦廠子。
  這邊木雕師傅們正精雕細琢打造佛像,而在村的另一頭緣來佛珠廠里,幾十名婦女們正和一顆顆細小的佛珠打交道,從篩選珠子到打孔再到串珠,經過她們的一雙雙巧手,原本一盤散沙似的珠子變成了一串串精致的工藝品。佛珠廠的老板林金冬是東許村土生土長的村民,早年一直輾轉于海南、廈門等地,到各產地批發工藝品再轉手出賣賺取差價。2005年開始在村里開設佛珠加工廠,現如今,林金東在村里有三處廠房,吸納200多名勞動力,而這些員工大部分是村里的婦女。
  站在高處俯瞰全村,一大片綠油油的農田直映眼簾,那里正是村里近年來剛剛發展起來的農業生態園。生態園的老板陳華跳是浙江臺州人,3年前看中了東許村這片近400畝的農田。陳華跳說,東許村吸引他的地方在于其土壤肥沃,氣候適宜,臨近后井水庫,水源充足,再加上村里交通條件較好,方便蔬菜運輸。現在整個生態園都是靠村里人幫忙打理,平常田里需要五六十人,農忙時甚至需要100多人。老一輩農民過去以農為生,如今,他們依舊可以在自己的農田里干活掙錢。
  2014年,東許村被評為市級生態村。這一年,村里的新農村建設規劃提上議程,規劃中這里將開展舊宅基地復墾,配以老人院、幼兒園、衛生院等一整套設施。

清代石人石馬是村寶

  烈日下,幾座石像靜靜地佇立在蓋尾鎮東許村五坑社的社廟埕頭(如圖),這些石像被東許人稱為“石人石馬”。除了石人和石馬,貢銀爐旁邊還有一對跪伏在地面的石羊,村民都當這些石像是村里的寶貝。這些石像叫做石像生,人形的石像則可以叫翁仲。石像生在封建時期是皇帝和官員的陵墓儀衛部構,其對古代官制、墓葬制度、石刻藝術以及衣著裝飾有較高的考古價值。
  依據兩座文武翁仲的服飾、雕刻風格以及風化程度可以判斷東許村里的石像生是清代的遺物。同行的村老協會會長陳正海說,“石人石馬”原本在五坑社后山一個不可考據的古墓前。十幾年前,有幾個文物販子到村子里想要買走這些石像生,由于村里人不答應,這些販子竟將石像生偷走,后被村民發現并追回。村民擔心放回山上又會遭賊手,于是就將它們置放在了五坑社的廟埕上。但文官翁仲的頭部后來被人破壞竊取,村民自發籌錢讓石匠按照原型進行了修補。
  查閱了《仙游縣志》和《莆田市志》,兩本書內均沒有對這些石像生和這座古墓進行記載。這些文物就像散落在鄉間的遺珠,雖然沒有“縣保”、“市保”這樣的名頭,但是隨著歲月的流逝它們總有一天會綻放出它們應有的價值光彩。

傳說古寺曾住著娘娘

  在蓋尾鎮東許村與華亭澗口村交界處,洋山“石公山”山巖下,古老寺院東宮寺坐落于此。
  從1976年開始負責寺廟事務的村民黃文賢說,寺廟建造的確切年代無從考證,但從寺廟的造型和結構特征來看,寺剎四面分別有四根千年石柱,寺廟后面,還矗立著一顆千年古榕樹(如圖),“擁抱著龐大的巨石”。
  循著老人所指,記者看到老樹長在石縫,樹身上掛著“千年喜洋樹”牌子。老人介紹道,老樹加上旁邊的兩口井,猶如一只鳳凰。老樹、老寺廟,誰都說不清楚到底哪個先存在,相呼應中,便是千年的相攜。
  黃文賢說,關于古寺,老一輩傳下來的說法是,一位娘娘因朝廷內亂,做了一個怪夢后,為求太子平安,流落民間,削發為尼,曾在該寺修行,所以后人稱為“東宮寺”。寺廟興盛時,臨近居民紛紛舉家遷徙到該地定居。
  但此后,寺廟遭到破壞,直至1976年后,經周邊信眾共同捐助,寺廟利用當地資源,修成了土墻結構。如今,寺廟年久失修,原建筑拆除,在旁邊臨時新蓋了一幢三開間祖師廟,用來應急禮佛。
  臨時的祖師廟前,從老寺中拆下的石柱、石柱礎,帶著特定時期的歷史痕跡,靜靜置于前方空地。黃文賢說,希望有懂文史的相關人士前來考察,填補上歷史的空缺。

村民認可便是鼓勁

     “我們東許村新農村建設目前已立項,這離不開上級領導和村民們的支持。”談起東許村的發展,村支書林玉鎮滿懷信心,力爭構建美麗鄉村,讓村民們過上小城鎮的生活。
  他說,村民們的認可讓他有決心、有責任去努力推進新農村建設。還沒當村干部時,林玉鎮在龍巖連城做化工生意,每次回家看到自家村的落后時,他的心里就很不是滋味,心想著如何為家鄉做些事。自2000年開始,從一名村干部到2010年被推選為村支書,林玉鎮在村部工作已近15年。
  如今,東許村一改晴天煙塵滾滾、雨天道路泥濘的現象,實現了全村道路硬化。以前的東許村只有一棟被列為危房的教學樓,許多老師不愿留在這里教書,村里通過自籌和向上爭取資金,鼓勵在外企業家積極捐資助學,用來改善東許小學教學環境,建設標準化教學樓,添置教學設備。
  隨著新農村建設項目的推進,讓作為蓋尾鎮第一個新農村建設村的東許村看到機遇。林玉鎮表示,目前,全村干部干勁十足,相信不久的將來,危房變耕地,果地變小別墅,東許將借鑒別村成功經驗,構建美麗鄉村。

  烈士親屬堅強生活

 

  在蓋尾鎮東許村的一處老厝中,記者見到了我縣護航烈士石加珍的親屬。坐在輪椅上的黃尼花是石加珍的妻子,今年87歲高齡(如圖)。歷經歲月的老嫗與記者聊起往事。
  1930年出生于東許村的石加珍,在1951年7月參加革命斗爭,時任中國人民解放軍華東軍區護航團戰士,參加了東南沿海地區的海防斗爭。1953年2月9日,在浙江省浙東海域執行海上護航任務時遭敵襲擊,在戰斗中壯烈犧牲。
  黃尼花說,丈夫去世時,他正懷著大兒子。丈夫的死訊,也是在家里寫信不通后才知道,遲了一年多。孩子出生后,知道了丈夫死訊的黃尼花,開始了辛苦的討生計。在公公婆婆的同意下,黃尼花找了入贅的丈夫。
  其后,黃尼花共育有四兒一女。雖然未曾與親生父親謀面,63歲的大兒子石元龍對于父親仍是敬仰、自豪的心態。他說,家庭中的老三在年輕時選擇參軍,如今依然是一名軍人。
  對于辛苦扛起家庭的母親,石元龍說,幾個兄弟也都孝順。八九年前,母親的腿已經不能行走,他們四個兄弟就開始輪流照顧。
  經歷了歲月的滄桑,黃尼花卻顯得樂觀、健談,臨別時,老人還俏皮地和記者一行說了“bye bye”。

自來水管一直不出水

     “我們村的水龍頭流不出自來水,每天只能去井里打水。”家住蓋尾鎮東許村下洋山的61歲黃女士告訴記者,村民們用水都很節約,不過這種節約卻有些無奈。記者發現,幾乎每戶村民都準備了水缸和一些水桶用來蓄水。
  記者了解到,為解決村民用水難的問題,2014年年底,有關部門告知他們要自來水入戶,為該村的村民安裝了自來水管,每戶收取了入戶費200元,配套入戶管網費800元。可水管鋪設好之后,水管卻一直沒有出水,村民們的用水問題依然沒有得到解決。
  “忙活了這么久的工程,做好也荒廢了。雖然平時井水基本上可以滿足需求,可逢年過年人多,經常要早早去提水,生怕水資源不足。”村民紛紛感嘆道,夏日到來,希望有關部門能夠幫忙盡快讓水龍頭流出水來。

觸及鄉土的美好

      上周接到新聞采訪與寫作老師的通知,安排我們班同學跟隨仙游今報記者參加新一期的“仙游邊界行”采訪活動。接到通知時大伙兒都很激動,因為走出象牙塔來到鄉野中調查采訪的機會實在是太難得了。
  在和今報記者一天的東許行中,我們認識到了鄉村是一本永遠翻閱不完的書。當87歲的烈士遺孀黃尼花老人拉著我們的手熱淚盈眶地講述著她過往的故事時,我們只能默默地記錄、默默地被感動、默默地祝福。
  鄉村是寂靜的,沒有城市的喧囂,也沒有集市的熱鬧。這種寂靜就像佇立在東許村里的石像生,它不言也不語,一站就是幾個世紀。只有當我們走出城市踏入鄉村的土地時,才能觸及到大地的故事,也能聞到鄉土的芬芳。是的,鄉村是一本芳香的書。我想我們這些未來的新聞人需要去翻閱這厚重的書本,而當我們在翻閱這本書的時候,這本書也在靜靜地續寫著。
  行千里路勝過讀十年書,古人的話拿到現在依然受用,東許之行不僅讓我們這些學生觸及到了鄉村的美好,認識到了鄉土的價值,也讓我們感受到了今報前輩們心懷大地的報人情懷。

本版撰文 今報見習記者 卓良建
記者 程志英 余立凡
莆田學院文化與傳播學院新聞閩臺 131 班
本版攝影 今報記者 蔡晨暉

主辦:中共仙游縣委宣傳部 承辦:仙游縣互聯網新聞中心 [email protected] All Rights Reserved
聯系電話:0594-8261096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594-8261096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網絡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594-2232318
省委新聞道德委舉報電話:0591-87275327
版權所有@仙游新聞網 技術支持:中國電信莆田分公司 閩ICP備09045150號
六合图库管家婆 澳洲时时彩计划群稳赚 pk10技巧实战 三肖六码3肖6码数字 28杠生死门8个口诀 快三网上赚钱 看牌抢庄牛牛如何稳赢 飞禽走兽经验打法 捕鱼大师从哪里可以下载 玩时时彩有赢的可能吗 注册送38.币的捕鱼